新闻中心

被分散的注意力

很多年之前学车的时候,我的教练特别凶。印象最深刻的是学倒车,每次我都前后左右来回看,后来她烦了,就对我说:“只要你确定这一片是空地,车能停进去,然后只要参照一个指标就够了,盯住任何一个地方不过界,其他地方也就自然不会有问题了。”

我当时没太懂她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直到我最近倒车撞到墙上……

按照我的技术,倒车时根本没有问题的,问题就出在——我现在的车升级了,屏幕有了倒车影像,还有前后左右的距离提示,感觉一切都更安全了,所以当我停车的时候,不仅看后视镜,又觉得既然有倒车影像,看看影像也没问题,然后既然有车距提示,就再看看车距——就这样看完一,看完二,看完三,“咣”的一声,我撞到了墙上。

朋友问:那么安全的系统,你都会撞墙,为什么?

我想了一下,可能是因为太多保护我的规则,导致我注意力分散,明明按照以前的标准,一把就入库,现在总是分心,然后就撞上了。

不得不说,很多事情好像都是这样。当初都是一个模糊的标准和方向,奔跑如台风,后来人生渐渐有了起色,注意的东西多了,放慢脚步,左躲右闪的,反而蹭着剐着碰着了。

用这样的事情类比人生似乎有点扯,但在某些事情上还真是这样。

认识一个作家朋友,文笔挺好,因为没有出书的压力,所以第一本书的书稿写得肆意横飞,挥洒自如,读者在看的时候,都觉得自己青春年少,你问他们看到了什么,他们说不仅看到了青春,也看到了久违的放肆。

因为这样的原因,这位朋友一下就被很多读者所知,从那时起,他开始为他的第二本书绞尽脑汁,他不知道第二本书究竟要写成什么样子才能继续获得大家的肯定。

不仅要文笔好,还要故事性强;不仅要突出自己的文采,还要突出自己的思想深度,对了,现实题材容易落入俗套,得加一些浓重的历史感……如此,他的第二本书很认真刻苦地完成, 出版之后,却让大多数人大跌眼镜,因为这本书的文字依然没有当年他肆意的模样,有的只是少年伪装成大人的小小心思。

我问他:“難写吗?”

她说:“太难写了,要比第一本书难写一百倍。”

可是反馈却比第一本书少了很多很多。

那天我们喝完酒聊天,我跟她分享了我倒车撞墙的故事。我俩深有同感——如果你在某一方面有过人的优势,那就持续相信这种优势,不要被额外的规则所束缚和牵绊,可以小心,但不要搞错了重点。

当越来越多的人变得平均用力的时候,一股蛮力才显得热血。

电影《战狼2》打破了很多纪录,吴京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了一些话,大概的意思是:很多人有很多疑惑,为什么永远打不死我,为什么坦克这样也行……很多为什么。说实话,没有为什么,我知道剧本有很多问题,但我就想这么干,我自己喜欢,你不爱看就别看。他就是凭着自己的这股子蛮力,让很多观众走进电影,为国旗自豪了一把。

不要让你的注意力被更多东西分散,你才能在做决定的时候更像是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