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买 书

买书有时候得讲点运气,例如我买《鲁迅杂文全编》,是逛了多次书店,仍未得见的情况下,在一个文化市场的小书摊里偶尔买到的。买孙犁的《白洋淀纪事》也是如此,寻找了许久,也包括在一些城市的书店里,都找不着,却不想在本地的小书店里不期而遇,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这样的事例,在我搜书寻书的经历中,碰到过好几回。

钱钟书先生的长篇小说《围城》刚恢复出版时,很难买得到。我跑了许多书店,还是未得其果。有天,我在我读书的学校旁的一条小街道上散步,顺便拐进一个小书摊里,入门就看到,与门对着的那个书架的最上排,精装本的《围城》赫然在目,《围城》之外,还多了一本《钱钟书论学文选》,让我如愿买到《围城》的同时,还有了意外收获。

美国作家约翰·道尔的《拥抱战败》,早听说了,是研究日本社会的一本不可多得的书,与《菊与刀》享有同等的声誉,我也是经过了多方寻找,仍未得结果。有次逛书店,看到一个书架的最底层的一个柜子里胡乱地塞着一些书,就抽出来检看,这一抽不打紧,《拥抱战败》就在其中,来的多巧啊。

爱尔兰现代主义剧作家塞缪尔·贝克特的《等待多戈》,是荒诞派戏剧的代表作品之一,这本薄薄的小书,也让我找了很久,有天我在一个书店里正在摆放着大部头著作的那个书台上欣赏着精装本的《卡夫卡小说集》和《显克维奇全集》,无意中看到一本小书塞在一边,抽来一看,好不惊讶,正是我寻觅了多时的《等待多戈》。

有些事情要做好,讲究一个耐性,搜书寻书,更是如此。我的体会是,对自己想要买的书,要一抓到底,不论是进大书店,还是入不起眼的小书摊,都不要放弃搜寻的机会,你也许就会在这坚持当中,收获意想不到的惊喜。

读书是令人愉快的,买书也是令人愉快的,但搜书寻书,却会让人心跳,也会让是紧张。当你去搜寻一本你喜欢的书,在这个过程中,你的心情会很复杂,五味杂陈,焦急,祈盼,等待,渴望,还有些什么,那种感觉真说不出来,也说不清楚,直到你真正拥有了它,才会慢慢消除。

爱书的人对于书,往往都有着很深厚的感情,有人不惜一切的去搜寻图书,哪怕是跨洋过海,也在所不辞,多难找的书都会想尽办法去找到它,并且把它买回来,这与其说是买书的运气,倒不如说是爱书人的那种执着所带来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