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从严治校,该给大学生们戴戴“紧箍咒”了

日前,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决定对2017-2018学年经补考后学业成绩未达到要求的22名学生予以退学处理,另外40名学生留级。校方表示是根据相关规定,严格按程序进行。有新生表示受到极大震撼,倍感压力。

新闻一出,立刻在社交媒体等平台引发热议,不过这一次网友们一致偏向于赞同并支持学校的做法。

引用该校教务处处长林仲桂的观点,此次对部分学生作退学、留级的处理结果一经公布,在该校师生当中引起了极大反响和热议,也给全校老师吃了定心丸。“ 以前确实也有不敢管、不好管的现象,现在有党委撑腰,老师就能更全身心投入到教学当中去了。”

笔者当年的同学中也有不少挂科的,他们有可能是复习不够深入,有些同学就真的是到了大学过后一直处于一种“放空状态”,学习往往“不在线”。

其实不少高校对于学生的成绩要求并不高,为了能够让学生顺利毕业,往往还设置“清考”制度,当然我们肯定学校的“人情味”,但是这也制约着学校教学质量的提高和学生的综合发展。

我很欣赏该校党委书记的观点,“退学、留级只是全面整治学风的手段,也只有打碎一批次品,才能更好地打造一系列精品。”要真正整治学风,就不得不拿出一些刚性的手段,所谓不破不立,只有强有力的措施,才能规范学生的学习行为。并且对这些学生是“ 经过了反复教育、考察、谈话”,这是“慎之又慎之后才做的决定”。应该说学校已经给够了这些学生机会,经历过大学生活的人都清楚,一般的大学考试,只要认真复习了一个多月,基本上是可以保证成绩合格的。而该校依旧有这么多的学生成绩不及格,并且挂科的科目数也十分惊人,这些学生不得不好好为自己的曾经的学习过程反思一下了。

笔者还在高中就读时,高中老师经常都会告诫我们,高中苦一苦,努力学,到了大学就轻松了。到了大学的时候就有学长“语重心长”地告诫我们,没有谈过恋爱、逃过课、挂过科的大学生活都是不完整的。当时笔者也是信以为真,大学唯一一次逃课,就被老师点名点到了,后来再也不敢缺席任何课程,凭借自己的努力,最终才得到了保研的资格。

现在回过头来,清醒一点才认识到:上大学想轻松?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挂科对于自己真的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这几十名学生还仅仅是职业技术学院的一个缩影,在更多的本科高校中挂科、逃课的状态也十分严重。

笔者还在高中就读时,高中老师经常都会告诫我们,高中苦一苦,努力学,到了大学就轻松了。到了大学的时候就有学长“语重心长”地告诫我们,没有谈过恋爱、逃过课、挂过科的大学生活都是不完整的。当时笔者也是信以为真,大学唯一一次逃课,就被老师点名点到了,后来再也不敢缺席任何课程,凭借自己的努力,最终才得到了保研的资格。

现在回过头来,清醒一点才认识到:上大学想轻松?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挂科对于自己真的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俗话说“本科不牢,地动山摇”,今年6月21日,教育部在四川召开了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陈宝生部长强调要提升大学生的学业挑战度,合理增加本科课程难度、拓展课程深度、扩大课程的可选择性,激发学生的学习动力和专业志趣,真正把“水课”变成有深度、有难度、有挑战度的“金课”。

这说明教育主管部门其实已经意识到了目前高等教育中的许多问题,甚至意识到这些问题可能滋生的各种不良后果。其实这些问题是系统性的,至少涉及教育管理部门、教师、学校、学生等几个方面。

例如在高考指挥棒的导向作用下,高考对于许多学生就意味着高压学习任务的终结,之后的学习将不再是以苦为乐,而是自得其乐。既然学习的目的和态度已经不明确了,当然很难指望大学生们精力充沛地投身学习中去。

要解决这个问题,其实也就是要扭转“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这一现象。从高校这一层面来看,首先就需要严把成绩关、毕业关。要将学业成绩纳入评优资助的重要参考标准,可以设置学科最低分数限制,鼓励老师严格批阅试卷和进行平时成绩的考核。要取消各种为方便毕业而设置的“清考”制度等,要改变思想,甚至是改变对教师的评价机制,倒逼教师严把学业关。对高校学生既要“严进”,更要“严出”。这或许在短期内会对部分学生、学校就业率等带来阵痛,但从长期意义来看,根本上改变的是学风和口碑。

高校是高等教育的主阵地,教师就不能只当“老好人”。目前许多大学老师以上课不点名、期末不挂科等作为吸纳学生选修其课程的“形象工程”,看似深受学生欢迎,实际上弊大于利。部分专业课程教师考前勾画考试重点,这些行为某种程度上正是助长了学生逃课厌学的风气,要想改变这些,高校教师也是任重而道远。

高校教师既是知识的传授者,也是科研工作者,要努力打造属于自己的“金课”,提升课程的针对性和实用性,主动淘汰“水课”,自然也能“留得住学生,讲得出水平”。

但是说到对大学生的“增负”,笔者认为一定要以“合理”为前提,“合理”就是要真正思考到培养什么样的人,怎样培养人和为谁培养人的问题。

无论怎样,该校终究为我们提供了一种不同的态度,一次全新的思考,期待有更多的学校意识到这一问题,有更多的学生能把心思转向学业。

最后笔者想说,不论是人生的哪一个阶段,奋斗总是最美的姿态。(文/汪伯承)